桃源洞使

【黑遍】突然降温…………

动画党……OOC严重……私设有√…………

CP预警:喻黄、郑徐、刘卢、方王、韩张、双花、昊翔、周江、伞修…………

最近气温突然降低了呢?……这里身边很多人都受凉感冒了……各位也要做好防寒工作……及时添加衣物鸭…………感冒的小伙伴可以试试「可乐煮姜」效果拔群说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喻黄」

G市降温了,从卢瀚文今早训练,打了好几个喷嚏,就可以验证。

「瀚文,天冷了,多加点衣服。感冒就得不偿失了。」喻文州笑盈盈地提醒道。

「知道了队长!阿嚏!我训练完就——阿嚏!」

「可是,你要是生病了,不是更耽误训练吗?」

「就是呀,瀚文!队长说得很对,你要是生病了,不但不能训练,而且会很难受!嗓子也会很难受,身体也会很难受,而且我看你现在已经有一点感冒了,黄少现在批准你,快回去加衣服,然后多喝点热水休息一下!队长你说好不好?」

「少天说得很对。」

卢瀚文迫于无奈,只好回去休息。卢瀚文离开后,训练正常进行。

一阵风吹过,黄少天不自觉打了个哆嗦。

随后,一件外套盖在了黄少天身上,带着黄少天熟悉的体温。

「少天,现在还冷吗?」

喻文州温和依旧的笑。

在场的众人表示,今天的狗粮带着深秋里喻黄的味道。

回到宿舍,喻文州笑盈盈地问黄少天:

「少天,今天很冷吧?」

「是啊,队长。今天气温下降了好多,是不是应该开暖气了呀?但是现在开暖气会不会太早了?现在开冬天怎么过?」

「嗯……那少天要试试泡脚吗?」

喻文州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泡脚盆。

「或者,先试试别的可以提高体温的事情?」

喻文州扔掉泡脚盆,微笑着,接近黄少天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郑徐」

在训练室吃饱了喻黄狗粮的二人,决定去买杯奶茶,暖身暖心。

这个季节,带着大檐帽和口罩,终于不再那么可疑。

一阵风刮过,徐景熙护住帽子,攥住衣领。

郑轩把围巾解下来,给徐景熙围上,又握住他的手,直到奶茶店前才分开。

回程中,两人都捧着热乎乎的奶茶。

但在这寒风中,却有什莫东西,比奶茶更暖,比奶茶更甜,比奶茶更情深意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刘卢」

卢瀚文听从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话回了宿舍。

开始流鼻涕了,果然是有点感冒了?翻出抽屉深处的一支体温计,卢瀚文躺在床上,裹好被子。

迷迷糊糊中,有人的手搭在了他的额头。是喻队?还是黄少?

卢瀚文勉强睁开眼睛,眼前的人似乎是刘小别。

「小别前辈?」

卢瀚文觉得自己是不是病出幻觉了?

取出腋下的体温计,37.8℃,果然是有些烧了。

刘小别拿走卢瀚文手中的体温计,帮卢瀚文掖好被子,拿起桌上的玻璃杯。

「前辈别走!」,卢瀚文抓住刘小别的衣角,声音听起来比平时更加奶声奶气的。

「前辈不要离开我好吗?」

卢瀚文顺势环抱住刘小别的腰,因为生病,体温有些偏高。

「小别前辈,我最喜欢你了!」

卢瀚文的口气,听起来,颇有些撒娇的意味。

刘小别一惊,转身回握住卢瀚文的手。

「我不走,我哪儿也不去。」

「嗯!就算你只是小别前辈的幻影……」

刘小别长叹一口气。

「哎!这小鬼居然又睡着了。」

等卢瀚文再次醒来,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。刘小别趴在他的床头,睡着了,两个人的手,还握在一起。

那么,现在要怎么做,才能让小别前辈负起责任来呢?

卢瀚文露出了和喻文州颇有些相仿的笑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方王」

B市的冬天,已经降临了,但因为屋里有暖气,所以感觉还好。

而G市,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。

王杰希看着躺在他床上的方士谦,眉头一蹙。

「你这是……?」

「报告小队长!被窝已经暖好了!」

「那你可以跪安了。」

王杰希摆摆手,示意方士谦可以退下了。

「小队长,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吗?」

方士谦委屈地说。

「我又不冷,谁让你暖被窝的?」

王杰希知道这只不过是方士谦的一个借口而已。

「可是我怕小队长半夜冷呀?」

「本王说了不冷!」

王杰希说完就打了两个寒战。

看着方士谦亮晶晶的眼神,王杰希勉为其难地钻进了被窝。

「那小队长,我们来做一些更暖和的事情吧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韩张」

Q市现在的气温,跟韩文清的脸色一模一样。

韩文清不知道自己,还能在荣耀里驰骋多久。身体,竟然也对气候变化这种事情,敏感起来。虽说不至于对训练或比赛造成影响,但这是一个信号,提醒他已进入倒计时。

思及此,韩文清的脸色,不禁又冷峻了几分。

「队长。」

「新杰?有事吗?」

韩文清的语气中,透露着连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。

「队长,今天我帮你做手操吧?」

张新杰的脸上,看不出有什么情绪。

「辛苦你了。」

「是应该的。」

随着张新杰的动作,韩文清觉得自己的手逐渐活络起来。

窗外落木萧萧,室内岁月静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双花」

K市,出了名的四季如春。而B市和Q市,则在寒潮来袭下,毫无招架之力。

当然,上述地区,来自K市的人也不例外。

B市的孙哲平,因为空调而侥幸逃过一劫。

Q市的孙佳乐,则明显又没有这么幸运了(咦,窝为什么要说又?)。

一场寒风过后,张佳乐不出意外地感冒了。

不停地打着喷嚏,还挂着鼻水,眼眶微红,两颊微粉,鼻尖因为反复擦鼻涕,也变得红红的。整个人,仿佛被谁狠狠欺负过一般。

「感冒,好些子了嘛?吃药了没得?」

孙哲平听着电话那头略带沙哑的声音,还不时吸着鼻涕,未免有些担心。

「嗯,吃过了。」

听到电话那头再次传来吸鼻涕的声音,孙哲平突然笑了。

「你笑什么?」

「没有,就是突然想起,以前在百花,一操你操得狠了,你也这样哭……」

路过的霸图&义斩群众:

「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双花??!」

嗯,其实只是张佳乐被孙哲平骂了而已。

「别老吸了,对伤鼻子,早点好起来吧,我给你寄零食。」

「嗯。」

放下电话,孙哲平看了看训练计划。

不知道挪一天飞去Q市,来不来得及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昊翔」

孙翔感冒了,他现在正在和唐昊争论,哪种方式治疗感冒更有效。

「当然是吃一顿火锅就好啦!!阿嚏!」

「吃什么火锅?乖乖吃药!」

「这点小感冒,在我们那,都是吃顿火锅就好了。」

「我看你是想病得更严重吧?!」

「哎呀,这个是真的!我不得骗你!」

「就晓得疯天扩地的!赶紧吃药!吃完带你去吃过桥米线。」

「说不吃就不吃!你拿嘴巴喂我吗?!」

「好!……这可是你说的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S市,降温来得突然。明明昨日还都是短袖,今天街上行人就尽是长衫了。

「江!」

周泽楷盯着江波涛。

「小周是冷吗?」

「嗯!」

周泽楷点头,呆毛也随之摆动。

「那给你暖暖手?」

「好!」

江波涛握住周泽楷的手,嘴巴里哈出一点热气。

「手,好冷。」

「嗯,抱歉啊。」

江波涛又哈了一口热气,搓了搓周泽楷的手。

「给江暖。」

周泽楷反握住江波涛的手,一点一点搓热。

「小周,今天天气这么冷,晚饭我们去吃点热乎的吧?」

「好。」

看着周泽楷认真的眼神,江波涛叹了一口气。

「先出去吃饭,别的事,回来再说……」

「好!」

周泽楷愉快地回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伞修」

H市降温来得突然,看着树木葱绿,却有不知从何而来的落叶。

叶修拉了拉衣领,呼出一口寒气,暖了暖冻僵了的手指。

「南山,也这么冷吗?」

叶修声音不大,像是在问自己,又像是在问别人。身后一片黑暗,无人回应。

即使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叶修,一个人,在这寂寥的寒夜里,也未免显得分外落寞。

围上熟悉的红围巾,温度从脖颈处一点点升高。叶修眷恋着这份温度,像,眷恋着一个人。

「天……冷了……天堂……也冷了呢?……」









「嗯。」

有人紧贴叶修回答到,光照不见的地方,依旧一片黑暗。

「啧,哥问你话呢?」

「阿修的脖子果然是弱点呢?」

「哥,别闹!」

「天堂(H市)降温了,做点运动暖和一下?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拖延症寫了好幾天………∠( ᐛ 」∠)_

【喻黃】濕漉漉的少天是最可愛的呢…………

封面保平安……√…………

【郑徐】没干劲,上奶………

主郑徐……喻黄出没……番外于远……避雷注意…………

动画党OOOOOOOOC……关于游戏的描写可能有巨~~~~~多私(错)设(误)?…………

根本不怎么打游戏的……游戏场面只想抓头发.jpg……为什么打的不是消消乐?……崩溃.jpg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队长,我觉得我们团战的时候,可能需要一个奶妈稍微拉一下血线。你看,要是这里,你读条被打断,我和郑轩就都很危险。」

和喻文州一起对战分析,是黄少天难得能够看起来比较正经的时候。

「嗯,确实需要一个奶……」

喻文州握笔的手贴住下巴,似乎思考着什么。

「是吧?是吧?队长你也这么认为是不是?我也是这么想的!听说训练营里有几个孩子打奶不错,要不这周和郑轩、于锋一起去看看?」

喻文州对此表示赞同。

黄少天便迫不及待地窜宿舍去通知郑轩和于锋两人。

于锋表示欣然同意,郑轩则问:「你们几个定就好了呀,我就不用去了吧?压力山大。」

黄少天恶狠狠地告诉他:「当然不行!」

于是,郑轩只好咂咂嘴,似乎勉强地同意了。说是勉强,却让人感觉是连「勉强」都懒得。

于锋看着这样的郑轩,很是不能理解:「轩哥,你多少拿出些干劲来呀?」

郑轩头也不抬:「干劲这种东西,在游戏里有就好了呀,现在这么有干劲多浪费呀,真是压力山大。」

作为室友的于锋当然知道,郑轩一向不喜欢这些「麻烦」的事情,于是也就不再追问。

去到青训营那天,天气不错。黄少天一路上念念叨叨他和队长「一起」想出来的新计划。

不过众人心底都有数,这个「一起」的水分有多大。想来,多半还是喻文州一个人搞定的。

于锋思索着,蓝雨是不是要有新的战术核心或者风格打法了?

而郑轩这头,被暖乎乎的阳光一照,直想眯起眼睛打盹。

到了青训营,黄少天和喻文州如众星捧月般地被人团团围住。作为攻坚手的于锋,也乐于给几个前来围观的后辈指点。而郑轩一个不太合时宜的哈欠,让本来就有所顾虑的后辈,转向了前面几人讨教。

一行人这次来的目的,主要是看有没有合适的奶。那怎么看呢?

喻文州让他们,和四个正式队员,一起自由组队。打一打团战,优缺点很容易就看出来了。这是蓝雨一贯的做法。所以后辈们,除了对这场「指导赛」本身以外,并没有其他多想。如果提前说是为了「选拔队员」,可能一些人真正的实力就挥发不出来。这点,喻文州是很清楚的。

轮到郑轩上场了,看看队员配置。他这边有一个重剑,一个元素法师,一个流氓,还有个守护天使。而喻文州那边,一个狂剑士,一个枪炮师,一个召唤师,奶是个牧师。

要论战术布置,郑轩和喻文州差的不是一点半点。但这场比赛,很奇怪,喻文州并没有做过多指挥,而是让后辈们「看着办」。

看着办?是怎么办??

后辈们面面相觑,却谁也没法说清楚喻文州到底是什么心思?是真的让他们随便打么?是要考察他们什么呢?几个后辈心里都没底。

而郑轩这边,也并不好很多。

本来,郑轩就不大喜欢做这种「指挥人」的麻烦工作。而恰好喻文州,则能把战术安排得滴水不漏,郑轩就乐得和黄少天一起,被喻文州指挥得甘之如饴。

所以这场比赛,郑轩也没打算真正地「指挥」什么,大家也都「看着办」呗。

所以都说,看着办是啥办?凉拌?

不过,蓝雨青训营,也不是废物营,能进来的哪个不是有点能耐?就算没有「指挥」,凭借平时的训练,大家还是打得有来有往。

郑轩一队好不容易消灭了狂剑士,但自己这边重剑和元素法师也都下场了,自己血量也不是很多,不禁感叹道:「压力山大。」

「前辈压力不用这么大吧?」说话的是守护天使,声音清脆,话语中却隐隐透露着一股坚定,「对方牧师血量不多,还刚放了回血,不见得好过。」

但郑轩表示不打牧师,而是先解决枪炮师。他让守护天使给他刷了个盾,向敌方扔了一通手雷,佯装攻击喻文州,牧师赶紧给喻文州保护起来,不让他们打断术士读条。郑轩让流氓偷袭枪炮师,于是血不太多的枪炮师倒下了,牧师没来得及救。

可是,喻文州仿佛早料到了似的,将目标直指郑轩。

郑轩这边三人一惊。呵,原来枪炮师是诱饵?

不,或许喻文州、牧师和召唤师,他们每一个人,都是诱饵。

郑轩急忙用散弹远程攻击,但六星光牢迅速地建立起来了。

可以预见,喻文州之后就要打开死亡之门。

现在场上是3V3,徐景熙想,只要自己能打断对方术士的读条,应该还有翻盘的希望。

这么想着,徐景熙沖到了喻文州面前,拿起战斧就是砍。

喻文州当然不可能被这么拙劣的战术唬到,而且对方牧师和召唤师回防也很快,给自家流氓刷过一个回复术,郑轩算是能动了。

三人急忙散开隐蔽。

郑轩的生命值在逐渐减少,应该是喻文州开了毒伤。

徐景熙丢给郑轩一个小回血,看了看自家队的血量,幸好没损失多少。

但比起先前的真•淡定,此刻只能佯装「蛋定」了。

郑轩的伤害停止了,徐景熙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继续进攻,还是?

「请问前辈……?」

徐景熙觉得此刻还是请教一下老手。

「压力山大……」

听得这话,徐景熙也就不想再问了,请问前辈你能不能有点出息??!

突然,徐景熙灵机一动,想到:「既然对方可以用诱饵,自己这边为什么不行??」

便将计划大致说给两位队友。

队友表示赞同,郑轩回复:「你看着办。」

还好,这次没有说「压力山大」。

喻文州看着对方的守护使者,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他们附近,队上的两人显然还没发现,正打算提醒,却见他突然现身了。

喻文州勾起嘴角,没多说话。

两名队友看着喻文州的笑容,暗自揣测:是嘲笑这个守护使者太菜么?

牧师没有动,召唤师召唤出一堆精灵向徐景熙发动攻击。

一旁的流氓窜出来偷袭召唤师,诡异的一幕上演了。

徐景熙似乎有什莫东西把仇恨拉得稳稳的,精灵们纷纷朝徐景熙进攻,使得流氓有机会得手。

连带把瞅了一眼的黄少天都给逗乐了:「这守护天使什么情况啊?仇恨拉得这么稳?一堆精灵围着他打诶?明明流氓就在旁边打召唤师诶?它们都不分一只帮帮自己主人的吗?哈哈哈哈,队长你看这个太搞笑了也?!」

旁边有人插话:「噢,徐景熙呀?打团战经常莫名就把仇恨拉走了,人倒是挺好相处的……」

喻文州只是笑笑,不置可否,黄少天也继续自己的比赛。

看着召唤师血量下降,牧师急忙过来增援,但也晚了,空放了两个治疗术,召唤师和精灵一同消失了。

这时郑轩才现身喻文州面前,喻文州却也没太惊讶,直接开启了死亡之门,郑轩血条一下子差点见底了。

徐景熙赶忙刷了个大回复术,就往郑轩那赶,果然,郑轩刚承受了混乱之雨,此刻又被六星光牢锁住了。

徐景熙赶紧套了一个圣光术给郑轩,料想喻文州的下一波攻击就要来了。而术士的攻击大都以魔法攻击为主,圣光术可以免疫伤害。

喻文州继续轻笑,把技能都招呼到徐景熙身上了。

最后,当然是喻文州带队的一方获胜了。

「干的不错。」

喻文州的语气,永远都是那么柔和。

几个后辈当然要忙不迭地感谢前辈的指导。

徐景熙下场时原本还有些懊恼,想着如果自己治疗的时机再抓准一点,或者郑轩能稍微有点干劲,是不是就能扭转战局?

结果,他发现,喻文州竟然也让「看着办」。心想,难道郑前辈的「压力山大」其实是因为「不能」过多干涉才说的么?便觉他没那么生气了。

今天,是蓝雨迎接新队员的日子。

虽说是新队员,但其实因为是青训营的孩子,所以大家也是打过不少照面了。但怎么说也是新人,还是需要「接」一下。

本来,这个任务,喻文州想交给于锋的,但看见郑轩窝在沙发上,就笑着说:「郑轩,起来活动活动?」

喻文州这一笑,笑得郑轩冷汗都出来了,立马起身抬抬腿,还念叨着「起来了,起来了,压力山大。」

黄少天也顺着喻文州的话说:「没错,郑轩,我看你就是活动得太少了!早晚得和叶修一样长出小肚子的我同你讲。你应该感谢队长督促你多活动,是吧队长?」

「嗯,少天说得很对。」
喻文州对着黄少天的笑,和对着郑轩的完全不一样。

在场的于锋和郑轩都觉得,自己好像吃什么东西,吃到了很撑。

「那郑轩,顺便接个人好不好?」

喻文州继续满面笑容。

「好好好……」说到一半,郑轩回过神来,「!。。」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,不得已只有去接新人。

徐景熙看到郑轩来接他,掩饰不住的惊讶。

「前辈怎么来了?」

「来接你的,走吧。」

说罢,帮徐景熙扛起一个包。

「诶?!郑轩前辈?!」

「怎么了?」

徐景熙本就没想要人来接,更没想到居然是郑轩来接,更更没想到郑轩居然还帮他扛包。

「没有,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那么没有干劲的样子……」

「干劲嘛……打游戏的时候就会有了。」

徐景熙觉得这句话,郑轩仿佛是熟练到能够脱口而出了。

之后,到了真正训练的时候,徐景熙发现,原来郑轩没有骗他。

他的干劲,在打游戏的时候就会有了。虽说,其实也没比平时好多少。但至少,枪淋弹雨在场上比郑轩本身勤快多了。

还有一件事让徐景熙有些在意的就是,喻文州经常把他拎到赛场上然后就不管了,放任徐景熙战战兢兢地在地图里游走。

起初,徐景熙不明白为什么。喻文州解释:

「赛场上瞬息万变,本来就没有固定的打法,更何况荣耀这个东西,拥有无限的可能性,没有什么战术是能永保无虞的。重点是大家配合,这样不管对手怎么变,我们都能应对。」

听着这话,徐景熙觉着喻文州的形象蹭蹭蹭又高了好几个节点。和隔壁座打着哈欠的郑轩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既然喻文州都这么说了,徐景熙只能一点一点地摸索队内每个人的打法、习惯。何况,哪个治疗没有「一甩奶四海」的豪情壮志呢?

不过,还没等徐景熙把每个人的打法都估摸出味儿来,第七赛季就如期而至了。

上个赛季,蓝雨夺冠,这个赛季当然是备受瞩目。

这也是徐景熙第一次以「出道选手」的身份参加季赛。

可是,结果,不用多说。以蓝雨的惨败收场,提前开始了夏休。

徐景熙踌躇满志,却被惨烈的现实所击败。

喻文州说:「胜败乃兵家常事,利用夏休期好好总结。」

队里除了对比赛的反省,并没有过多苛责的意思。反倒是作为队长的喻文州,被要求交过很几次「报告」。

徐景熙家就在G市郊区,想回家什么时候就回了。队里的其他人也像喻文州之前所说的,「利用夏休期好好总结」,也都没有回家。

但训练不像平日那般严格守时,虽然蓝雨本来也不像霸图那般严格。

但像「白天气温太高,所以晚上才来训练」这种情况,在霸图大约是绝不可能发生的。

徐景熙对郑轩的这套说辞表示将信将疑,不过队长都没说什么,哪轮得到他一个新人指手画脚。

况且经过这个赛季,徐景熙对于自己是否有能力加入蓝雨,有了怀疑。

徐景熙看着郑轩坐在他邻座,虽然平时训练郑轩大多数时候都是坐这个座位。但此刻,除了他所用的,其他所有电脑都空着呢,为什么郑轩偏偏要和他挤一起?

不知是不是因为太热,徐景熙有些焦躁,连带敲键盘的声音也大了些。

「网上那些话,你别在意。」

「我又没有在意!」

听郑轩这么一说,徐景熙反而觉得更生气了。

「不在意就好,压力山大。」

徐景熙很想问他,要是他真的这么「压力山大」,为什么还要留在蓝雨呢?!

但徐景熙立马就明白了,因为「喜欢」。因为喜欢荣耀,喜欢蓝雨,所以压力再大,郑轩也不会「放弃」。所以,他也不能就这样「放弃」。

于是,徐景熙主动找到郑轩,要求和他打配合。逐渐习惯,郑轩动不动的「压力山大」。知道郑轩什么时候,会突然沖出去,把手雷甩得一通「乱炸」。而此时,徐景熙需要给枪淋弹雨套个盾。

徐景熙也逐渐掌握到了奶黄少天的诀窍——你需要前期在地图中部乱晃,引诱敌人来砍你,然后黄少天就自然地出现了。

而徐景熙对郑轩的称呼,也逐渐由「郑轩前辈」变成了「轩哥」。

一个夏休期过来,蓝雨的每一个人都有所成长。当然,他们的对手也是。

徐景熙过了一个夏休,意外地和黄少天混得最熟了。

别看黄少天平时大大咧咧的,其实心思细腻不比喻文州差。特别是在对待新人上,徐景熙感觉黄少天是最贴心的。因此,徐景熙也和其他人一样,尊称黄少天为「黄少」。

反倒是喻队,虽然表面上笑盈盈的,但徐景熙却觉得笑得他心里发怵,特别是当徐景熙和黄少天走的很近的时候。

在蓝雨,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单人宿舍,还附带私卫和淋浴间。而于锋和郑轩,住的是两人间,上铺床下铺电脑那种。徐景熙睡的则是四人宿舍(晚上如厕要到走廊尽头),但因为没有旁的人,因此也像是和单人间一样。

郑轩和于锋的房间就在徐景熙房间的对面,喻队也说了要照顾新人嘛,所以晚上看片或者组团啥的,往往会叫上徐景熙一起。

「起开!」

于锋企图把趴在他肩头的郑轩甩给徐景熙,但是没有成功。就这么拖着郑轩,戳开电脑,找到好不容易搜到的叶秋(其实是叶修)、苏沐橙对阵王杰希、方士谦的记录。

「轩哥,你趴着就趴着,能别乱动嘛?你动得我难受!」

于锋无可奈何地说着,语气里却似乎带着点宠溺?

徐景熙也不知怎么的,但看见于锋和郑轩笑闹,心里就很不是滋味。

明明是治疗之神很有价值的视频,徐景熙却觉得有点看不下去。可能是郑轩一副没骨头的样子,又惹他生气了吧?郑轩就不能有点干劲?

当他们又看过了双花的对战记录后,就准备休息了。

因为徐景熙翫的是守护天使,干听着于锋和郑轩对比赛的各种评价,感觉一时插不上话来,难免更觉失落。

徐景熙准备如厕后就上床睡觉时,却意外发现储物间灯亮着。

徐景熙做梦也没想到,第一次替黄少天「保守秘密」就是干这个——帮黄少天偷喻文州私藏的白斩鸡。

「哼,喻文州,你让我吃秋葵,我就吃掉你心爱的白斩鸡!你不仁休怪我不义!我心灵的创伤,就让这只白斩鸡来填补好了。」

徐景熙对此,觉得无语又好笑。于是,趁黄少天偷白斩鸡的时候,徐景熙问黄少天:

「黄少,你说是不是人类总会喜欢上以前自己有点讨厌的人?」

黄少天拉开冰箱,搬走塞得乱七八糟的零食和冷饮:

「这种事情很难讲的啦?!不过要喜欢上,自己曾经讨厌的人,概率很小啦。就像叶秋和王杰希,你要让我喜欢上他们,还是敬谢不敏了。」

又把不知是谁冻的腊肠搁在一边,最后,在一包老汤调料后面,把小半只白斩鸡揪了出来。

「队长就不一样了,虽然有点爱藏白斩鸡,不过还不是一样被我找到了。而且队长真的什么都好,要是不逼我吃秋葵就更好了。我当然知道,他是为我的健康着想啦,要不你以为,有人能逼你们可亲可敬可爱的剑圣,吃秋葵那么恶心的东西么?」

「可是,」徐景熙看着黄少天把白斩鸡放在微波炉里,又把刚翻出来的东西统统塞了回去,咽了口唾沫,「可是,听说黄少你以前,也嫌弃过喻队?」

黄少天转过身来对着徐景熙:「景熙呀,那都是很早以前过去的事了。那时候是我年少轻狂,没有认清楚队长的好。更何况,他们一个个的。王杰希没队长端正,韩文清就没见他笑过,周泽楷太闷了。叶秋?叶秋太……哎,叶秋太一言难尽了,我都找不出词形容他?!他们哪个能比队长好?」

「也……也是。」

徐景熙觉得,黄少天说得,似乎还是有那么些道理。那么,他是不是也把郑轩「看走眼」了呢?

如果有什么人,你一旦在意起来,再想要不介怀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郑轩懒,是全蓝雨,全职业,全荣耀,都知道的事,就像叶秋(叶修)没有下限一样。

「轩哥!你别趴锋哥身上了!你懒得枪淋弹雨都看不下去了!对,枪林弹雨都比你勤快!」

「哎,压力山大……」

郑轩这么说着,离开于锋肩上,瘫在椅子里,还很委屈似地盯着徐景熙。

徐景熙不以为然。他说错了吗?

以后的几天,郑轩好像真的收敛了很多,不再「那么频繁」地趴在于锋肩头了。却经常委屈地盯着徐景熙看。

看着郑轩一脸委屈的样子,徐景熙又想,他是不会说得太过分了?

这天,因为蚊香片用完了,又是晚上,徐景熙不大想出门,便决定找郑轩宿舍要一片。

走到宿舍门前,见宿舍门虚掩着。徐景熙想,着反正都这么熟了,大家又都是男生,没啥可遮掩的,而且门也没关,便顺手推门而入。

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!

于锋将郑轩压在身下,弓着腰,郑轩眼睛红红的,眼角还泛着泪光。

徐景熙觉得,脑中有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。

「对对对……对不起,打扰了!!!」

说罢关上郑轩宿舍的房门,魂不守舍地向自己床边走去,甚至忘了关自己宿舍的门。

「景熙!!」

郑轩慌慌忙忙地推开于锋,下床追徐景熙。却看到徐景熙只是回了自己宿舍,而且门也没关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郑轩替徐景熙关上房门,反锁,然后才走到徐景熙身前。

「压力山大,景熙,你误会了。」

「误会什么?我都看见了!你和锋哥……!」

「他只是在帮我吹眼睛呀?」

郑轩有些哭笑不得。

「吹眼睛?」

徐景熙表示怀疑。

「对!刚才躺床上,一个渣子掉我眼睛里了,就想让于锋帮我吹。我没法下床,只能于锋爬上来了,床就那么大,所以……」

只能用那个看起来让人浮想联翩的姿势!多么合理的解释。

「我……我以为你和锋哥……」

徐景熙语气有些慌乱。

「景熙,我和于锋,我们只是兄弟呀,压力山大……」

郑轩懒散的口吻一如往常。

「那你为什么总贴着他?!」

徐景熙刚问出口,就后悔了。这话说得,跟小姑娘闹别扭似的。

「你不想我贴着他是吗?你觉得难受是吗?」

郑轩靠近徐景熙,徐景熙只好让身子往后挪了挪。

「我才不难受呢!你爱贴着谁贴着谁。我……我就是看不惯你没干劲的样子。」

「你真的只是看不惯我没干劲的样子?」

郑轩将徐景熙压倒在床上。

「要……要不然呢?」

徐景熙别过头不去看郑轩,却不能发现微红的耳朵已经出卖了自己。

「要不然……你自己验证一下?」

郑轩嘴上说得委屈巴巴的,动作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番外……答记者问……(于锋×邹远)

记者:有传言说,于队在追邹远?
于:抱歉,我觉得传言说得不对……(应该是事实才对)。
记者:那请问有人说于队离开蓝雨,是因为受不了喻黄秀恩爱,请问您怎么看?
于:这也不是事实……(事实是我受不了他们全员秀恩爱!)。
记者:关于有人认为您和邹副队是「双花」的代替品,您有什么看法?
于:不,我不认为我和小远是双花的代替品……(我家小远最最最可爱!)。
记者:看来于队和蓝雨的风格真的不一样呀。
于:……嗯,似乎是呢。((^_^)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窝就是突然想写一个关于「独立自主的景熙起初很嫌弃没有干劲的郑轩,但是后来经过接触,变得不辣么嫌弃」的「小!短!片!!」……结果发现越写越长……还中途各种查……查完以后更纠结了……嘤嘤嘤…………

顺便……一定要吐嘈一下取了整整五分钟才修改定好的标题……满脑子「哔——」废料!…………

【喻黄】关于告白这件小事…………

主喻黄……极少量方王、郑徐、伞修……避雷注意…………

动画党……OOOOOOOOOC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之前黄少天被采访过,如果要告白他会怎样做。当时,黄少天是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,只好临时逼迫自己给出点想法。虽然,后来被粉丝吐槽为「报菜名」,但彼时黄少天对于「告白」这种东西,仍旧是无半点头绪。毕竟,黄少天是真的没有考虑过「告白」这种事情。

而喻文州却和黄少天相反。虽然,黄少天表示蓝雨上下,不会有人设想,因为没有妹纸,似乎没有「必要」。但喻文州,却将告白不单步骤,甚至精确到了氛围。这是黄少天所没有料想到的。

所以,当喻文州对「告白」的采访在X博上放出来的时候,黄少天像之前一样点开收听,然后被震惊到。

那个他自认为「熟悉」的队长,原来,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告白么?

听着音频里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描述,黄少天忽然很不是滋味,心脏仿佛被什莫东西揪起,胃里也堵得慌。

黄少天原以为,和喻文州分开的日子会很远,远到可能不会来临。

是呀,他们从青训营就相遇,经过互嫌、摩擦、渐渐学会相互配合,再到成为蓝雨的双核,甚至入选国家队二人也从未分离。他一直是他的队长,而他一直是他的利剑。

可是,原来,喻文州是想过要想谁表白么?

黄少天听罢语音,将耳机扔在一旁,背靠着瘫倒在椅子上,仔细想着,可能是谁呢?

难道是王杰希?虽然庙药一直势同水火,但喻文州对王杰希一向颇为客气。三人私交也不错,王杰希还多次邀请他们去北京玩呢。可听说王杰希不是已经有方士谦了么?黄少天觉得王杰希暂时可以排除。

要说叶修,果然不太可能。且不说这两人似乎同为心脏,所以同性相斥吧?单就苏沐秋在叶修心中白月光的地位,就真的很难撼动。而且叶修,比起喻文州,似乎更喜欢找黄少天帮忙。仔细一想,怕是因为黄少天会乐意「帮忙」,而喻文州肯定会「收取代价」吧?这么一想,决然不会是叶修了。

不是男孩子,那会是女孩子么?(蜜汁吐槽:所以黄少,你为啥会先想到男的?)楚云秀这样的类型,似乎并不符合喻文州的喜好,而其他人和喻文州的交集并不多。那,可能是苏沐橙么?

苏沐橙作为「联盟女神」,人气不低,曾经在交换队长活动的时候,徐景熙和李远就曾兴奋地想要交换苏沐橙过来,虽然后来并未如愿,到其魅力可见一斑。但似乎,喻文州并没有对她有过多地互动。

黄少天用手臂遮住灯光,他觉得自己似乎想得有点太多了。

「少天?」

黄少天放下手臂,睁开眼睛,眼前是喻文州端正的脸庞,随即被吓了一大跳。

「队队队……队长?!你怎么来了?你怎么走路没声音的?」

喻文州笑笑,没有作答。

「可以吃晚饭了,一起去食堂吗?」

「啊?!当然一起去啦?队长今天食堂吃什么?白斩鸡吗?没有秋葵吧?要是有秋葵我就不去了。」

「少天,不可以挑食哦。」

说话的同时,喻文州瞧见黄少天还没有关闭的网页,是他的告白采访。

黄少天似乎发觉了,迅速用身体挡在屏幕前。但喻文州早就全看见了,却没有发问。

「队长队长,我饿了,我们去食堂吧?」

喻文州点点头,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就往食堂走。

半道上碰见慢慢悠悠走着的郑轩和徐景熙,黄少天以胜利者的姿态向他们露出微笑。

郑轩对此感到压力山大,而徐景熙则惊异于喻文州和黄少天手拉着手的事实。

待黄少天走远,徐景熙偷偷将手靠近郑轩,企图偷偷拉住人衣袖,却反被一把握住。

而黄少天就这么拉着喻文州一路到食堂前,黄少天才猛然惊觉,迅速放开喻文州的手。

吃饭期间,黄少天好几次想要开口问喻文州,那个采访中他想要告白的对象是谁?但每次话到嘴边,就发不出声来,只能张张口,换了别的话题。

吃过饭,两人照例爬楼梯权当消食。往常,此后喻文州会开始整理对战分析,而黄少天要不就到处找人PK,要不就去帮蓝溪阁抢BOSS。

但此时,黄少天心里一直憋着疑问,眼睛不自主地就瞟向喻文州。

「少天?有事?」

「没有啊?没有!没有!队长没事!」

「哦?」

喻文州嘴角泛起笑意,黄少天吞吞口水。以他对喻文州的了解,喻文州这个人,表面上看起来斯斯文文,比谁都温柔,可其实他一笑,就说明有人要准备承受心脏了。

「咳,」黄少天清了清嗓子,「队长,其实吧……」

此刻,两人正在楼梯的拐角,有落日的余晖从窗户照射进来,将两人的影子拖得老长。

黄少天抬头看着喻文州的脸,突然就打起了退堂鼓。

要是,喻文州说他早就有喜欢的女孩了怎么办?黄少天从未想过。

因为,在游戏里,「思考」的事情就交给喻文州,黄少天只要捉住「机会」给敌人以痛击,就可以了。训练的事情,喻文州也会安排妥当,哪怕是记者会,喻文州也可以在黄少天的一堆「废话」里找到重点并圆回来。开会更是不需要操心,喻文州会整理好重点,再向队内转述。所以,黄少天才可以这么放心且悠闲地当个甩手副队。

「嗯……嗯,也……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对了,队长你今天还要整理和轮回的比赛记录吧?那我就不耽搁你了,我先……」

不等黄少天说完,喻文州用手截去了他的退路,将他圈在墙角。

「少天,是不是想问我表白的事?」

喻文州依旧笑得温和。

黄少天内心直发毛,他的队长也太强大了吧?这也能知道?只能瞪大了眼睛表示倾佩:「队长你怎么知道的?!」

「那少天想要知道答案吗?」

黄少天拼命点头,迟疑了一下,又轻轻摇了摇头。

喻文州轻笑着,封住了黄少天的唇,然后看着黄少天的眼睛,轻声对他说:

「以后我的时间,一半给蓝雨,一半给你。」

黄少天倏地不知所措,鬼使神差地回答道:

「那……那我要每天请你吃叉烧包、奶黄包、虾饺、烧麦、凤爪、糯米鸡……」

说到最后,黄少天脸色不由地由红转黑。

喻文州却没有生气,反而开心似的地答道:

「嗯,好。」(^_^)

于是黄少天的心,一下漏跳了半拍。

「队长,你这样撩人是犯规的啦。」

「那……这样呢?」

喻文州微笑着,舔了舔黄少天的唇,迫使他张口,是一个与先前截然不同的吻。

第二天,不是训练日,喻文州一个人出现在食堂,帮黄少天带了一份甜粥。

「诶?喻队你帮黄少带饭?黄少吃这么少没问题么?」

徐景熙有些担心。

「啊,是景熙呀?正找你呢。你上次你说的,针对守护天使的模拟训练差不多制定好了,你要先测试一下么?」(^_^)

「哇?这么快?!喻队辛苦了!」

「不辛苦,难得放假,你白天有事吧,那晚上七点你到训练室可以吗?」

「哇!太好了喻队!谢谢喻队!」

「不用客气,我先走了,如果可以的话,很期待你的使用感想。」(^_^)

望着喻文州远去的背影,徐景熙觉得他们队长实在是太好了,又帮黄少带饭,又帮他特制训练计划,还那么温柔,真是联盟第一的好队长!

待喻文州走远后,郑轩才凑到徐景熙身边,半睁着眼睛说:

「压力山大。景熙呀,你是不是忘了,今晚九点,维修师傅过来修训练室的空调和电灯哟,也就是说……」

「不是吧?!」徐景熙不敢相信,他要忍受酷热,还要摸黑训练差不多2个小时!

徐景熙的惨叫,来不及传入关上电梯门的喻文州耳中。

喻文州拎着粥食,轻推开了黄少天的房门。

黄少天正趴在床上,往手机的日历上,标备着「告白」两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∠( ᐛ 」∠)_……寫完了之後發現好像情節有點單薄鴨?……喻隊準備萬全、引誘黃少入坑梗好像也很萌鴨?……青訓時期告白梗好像也很棒鴨?……寫不出喻黃萬分之一好……嚶嚶嚶…………

本來想做手書什莫的……結果被全英文動畫軟件勸退……flash實在肝不動……放棄……鄭軒癱.jpg…………

嘗試了新的上色方法……然而並沒有用好……中途改變上色方式不要太明顯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嗝…………

【郑徐】不可能的ABO配对(03)…………

主郑徐……喻黄有……大概有方王(私设方神校医)、刘卢、伞修(私设伞哥研究员)、双花、林方、昊翔、于远……

本篇:郑徐、喻黄……一句话双花…………

动画党……OOC严重…………

梗源「某自主规制APP」……CP的ABO设定……窝以为那个是肯定不可能的存在……结果群里的大佬们补完了人设以后竟然意外带感??……企鹅群:619249230(朕是江南好风景)…………

前文: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起先,徐景熙万般推辞,郑轩却用「你再收拾会打扰到我休息」把他给堵了回去。

「可是,我睡觉会乱翻身,不是会影响到学长吗?」

「那没事,你动你的,我睡我的,」郑轩忽然停顿,「你,应该不会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?」

「哪儿能啊学长?!」徐景熙哭笑不得。

「那就行,反正也就一晚上的事,本来乱占你床铺也是我的问题,倒是今天委屈你了。」

「不委屈,不委屈,打扰学长了。」

宿舍里都有独立卫生间,郑轩洗过澡就咸鱼躺在床上,他特意把里面的一半留给徐景熙,免得他晚上滚下床。

洗过澡的徐景熙,从浴室出来,用毛巾擦着头发,身上干净的肥皂味更明显了。

这味道莫名有些对了郑轩的心意,本来对日常用品没有特殊偏好的郑轩,也多嘴问了一句:「小徐,你用的什么牌子的香皂?」

徐景熙表情窘迫起来:「对不起,刚才发现没有买,所以……」

徐景熙还想着,这学长不想那么小气的人呀,难道是对私人物品特别看中?可他为什么又邀自己一起睡呢?

郑轩挥挥手,「你误会了,我是觉得这味道挺好闻的。」

徐景熙一愣,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,「要……要不我还是自己睡吧?」

咸鱼躺的郑轩暗叹了一声压力山大,起身向徐景熙走去。拿过徐景熙手里的毛巾,帮人擦干,「你想什么呢?这种情况怎么可能,别多想了,明天我再帮你收拾。」

徐景熙两手乱挠,想要抢回毛巾,奈何郑轩虽个子和他差不多,但身体比他壮实多了,「你别闹,我帮你擦。」徐景熙只得随他。

连郑轩自己也很奇怪,明明自己不是会做这些举动的人,身体却似乎不自主地就已经行动了起来。

床上突然多了一个不熟悉的人,徐景熙和郑轩都有些不适应。

徐景熙不敢乱动,郑轩背对着他,但或许真是白天收拾得有些乏了,两人的呼吸渐渐沉稳下来,最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两人正睡着,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,接着是黄少的语言轰炸。

「郑轩!郑轩!你快点开门!你对你的信息素做了什莫?!你是吃错增幅药了吗?整栋宿舍的O都暴走了你知道吗?你快点开门放我和文州进来!」

郑轩惊于自己和徐景熙不知什么时候姿势变得如此纠缠。

后者吓得一下子坐得贴到墙上,顺便头顶嗑到了郑轩下巴,郑轩揉着下巴给黄少天开门。

门刚开了一条缝,黄少天就拉着喻文州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钻进了郑轩的房间。

「郑轩你是禽兽吗?人家才刚来诶?!」

郑轩哭笑不得,只能向喻文州求救,奈何后者微笑着表示选择性眼盲。

「你就是郑轩的室友吗?他没有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?你不知道外面的O都暴走了,学校老师和研究所也一片混乱,学生会和风纪委也都出动了。」

黄少天沖到床边,看着把被子到胸口的徐景熙,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事情的经过。

「本来和文州睡得好好的,突然就接到叶修的电话,叶修你知道吧?就是我们学院的传奇人物——叶神。」

未免眼前的人开始长篇大论谁是叶修,徐景熙赶紧倒头如捣蒜。

徐景熙惊讶于眼前的人语速之快,连拉倒胸口的被子都滑落了。

「你说他大半夜的,知道什么叫扰人清梦吗?这夺命连环Call,搞得我以为他又拉我半夜黑学校官网。你是不知道上次和他晚上去黑官网,学校倒是到现在还不知道,但第二天就被文州抓包了,天知道我解释了多久。这次让我们帮忙就算了,更可气的是,居然说文州身为学生会长理所应当以身作则,半夜三更起来解决这个事情?虽然我们室长智商高也不能这么利用呀?」

「所以呢,黄少你们这是?」郑轩开口问道。

「这还用问?郑轩你不是睡迷糊了吧?当然是直接过来解决混乱之源比较快啦!」

「压力山大,你们怎么这么确定是来找我的?」郑轩还企图挣扎一下。

「如果,你耳朵没有聋的话,应该能听见他们在喊什么。」喻文州依旧笑得一脸温和。

「郑轩前辈,你这么受欢迎的吗?」徐景熙有些不敢相信。

「这不是我能控制的,所以才压力山大呀」郑轩苦笑。

「既然都清楚了,那还是快点解决比较好吧?」^_^

「解决?」徐景熙惊恐且不解地望着黄少天和喻文州。

「压力山大,你脑子里整天在想什么呀?」郑轩按了按眉头,「不是你想的那种「解决」啦。」

「哈哈哈哈,郑轩你的小室友真有意思,」说着黄少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版药片,「诺,是用这个「解决」而已。」

「记得写报告哟,苏老师是这么说的。」^_^

「啊啊啊啊啊啊,解决完了,室长室长我好困,我们回去继续睡吧,反正学生会有王杰希出面,风纪委有韩文清学长坐镇,应该很快就平息了吧?」

喻文州观察了下郑轩的用药反应,又看看外面的冲击攻势果然小了,再看看黄少天期待的神情,才开口说道:「虽然第一天上学就遇到这种骚动,但是明天上课也不可以迟到哦?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有写大纲……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莫?……窝是谁?窝在哪?这写的啥玩意???…………

斷更致歉…………

昨天准考證打印了……⑨月後迴歸…………

我們還有很多個屬於藍雨的夏天!…………

動作參考「某自主規制APP」……本命CP動作…………

【郑徐】不可能的ABO配对(02)…………


主郑徐……喻黄有……大概有方王(私设方神校医)、刘卢、伞修(私设伞哥研究员)、双花、林方、昊翔、于远……

动画党……OOC严重…………

本篇:郑徐……一句话伞修、方王………

梗源「某自主规制APP」……CP的ABO设定……窝以为那个是肯定不可能的存在……结果群里的大佬们补完了人设以后竟然意外带感??……企鹅群:619249230(朕是江南好风景)…………

前文:01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接连经历了这一连串的冲击,郑轩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谁探讨一下,单身狗为什么这么鸭梨山大。

郑轩觉得,以往总是有数不清的O向他投怀送抱,他只当这是麻烦,叨扰了他的咸鱼时光。而真当周围只有他一个人时,心中却莫名有些落寞。

烦躁地在床上变换了一下姿势,郑轩依旧维持着咸鱼躺。最终,还是无可奈何地坐起来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「压力山大!」

宿舍里呆不下,郑轩决定去校园里找个角落窝着,转换一下心情。

上次那片小树林肯定是不能呆了,郑轩现在并不想吃伞修两位的传奇味狗粮。于是,一边走一边思考着,着哪个咸鱼地点更好的郑轩,迎头撞上了比他高一年级,作为蓝雨公司老对头的微草总(ba)裁(ba)王总——王杰希。

「压力山大。」郑轩小声地嘀咕着,不敢让王杰希听见。

却见王杰希瞪起右眼,眯起左眼,一脸嫌恶地看着他。

「你是……蓝雨的?郑轩?」

「学长好,学长好。」郑轩假面熟络,内心只想快点开溜。

「整好,」王杰希顿了顿,郑轩差点就想脚底抹油了,「听说学校来了个新生,我现在没空,你看起来也没啥事儿,去接洽一下吧?」

「啊?压力山大……」郑轩脑子里一点不敢怠慢,呼呼地旋转着寻找借口。

「这事儿就交给你了。」王杰希显然没有给郑轩机会。

「学生会了不起么?」

「对不起,学生会就是可以为所欲为。让他去接洽!」

「去接洽,去接洽。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方士谦如此说道。

「压力山大!」郑轩这么说着,是真的感到压力山大,但他现在也推辞不了了。

郑轩去的时候,苏沐秋正好和新生谈完,看见郑轩来了,先是有些惊讶,随后开口:「有时候,命运的安排真有意思,没想到居然会是你来接洽。」

「压力山大啊。」郑轩完全没有想到苏沐秋这话背后的意思,只以为是说他这么懒,竟然也有被安排来做事的一天。

「啊,对了,郑轩,我记得你是双人宿舍吧?好像还空着一张床?」

「是啊?」

「那么,这孩子就和你一起住吧。」

「压力山大?」郑轩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苏沐秋,又看看那个新来的后辈——徐景熙。

徐景熙个头和他差不多,身形却比他小了一圈,清爽的齐耳短发,文文静静的样子,身上散发着干净的肥皂香,应该是个爱干净的人。

郑轩不忍回想了一下自己的「狗窝」,不知道现在冲过去收拾还来得及吗?

「行,那就这样。」苏沐秋在记录本上勾画了一下,「宿舍安排好了,熟悉校园也就让郑轩带你去吧。」

「谢谢老师,麻烦学长了」,徐景熙还挺有礼貌的。

徐景熙拉着行李箱,背着挎包,跟在郑轩身后和他回了宿舍,一路上两人交流不多。

一打开门,郑轩忙不迭把自己的杂物从空床上搬下来,又草草收拾了一下公共空间,就这么,两人却直接折腾到了天暮。

郑轩觉得很久没有这么忙活过了,便对徐景熙说,「饿了,吃晚饭吧,明天再收拾,我请你。」

「这怎么好意思。」徐景熙连忙摆手,以示拒绝。

「下次你回请我就好。」

「嗯……那好吧。」

然而到了食堂,却发现已经关门了,旁边贴着一张临时通知,因为食堂爆管抢修,今日提早结束营业。

「那,那我们出去吃吧?」郑轩无奈地提议到,事已至此,徐景熙也就同意了。

「学长,我们为什么要爬墙?」在徐景熙呼哧呼哧地,跟随郑轩爬墙翻出校园后才问道。

「其实,按照校规,我们是不能随意进出校园的。」

「?!」

徐景熙这才隐约记起,苏教授似乎真的有提过,只是因为徐景熙以前都是走读生,竟然一时给忘记了。他还以为翻墙是郑轩的个人兴趣呢,毕竟听说这里的人多少都有些「奇怪」。(这误会真大)

「那……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?」徐景熙提议道。

「哎,翻都翻出来了,都一样,吃完再回去,不然不是很亏?」

徐景熙想想也有道理。

郑轩领着徐景熙,来到一家相对偏僻的小餐馆,可能已经过了用餐时间,里面只有两三个人,稀稀拉拉地坐着。

「你想吃什么?」

「郑轩学长看着点就好,我都可以。」

于是郑轩拿起菜单,从上到下地扫视着。

「压力山大。」

「不用压力这么大吧?只是点个餐而已,」徐景熙有些惊异,「要不,我来点?」

郑轩却摆摆手,「没事,没事,口头禅而已,习惯了。」

「老板,来两份凤爪,还有一份白斩鸡,再加一个……秋葵炒虾仁?」郑轩抬起头「你能吃秋葵么?」

「可以的,我不忌口。」

「那再来一份秋葵炒虾仁!」

「好的,请您稍等。」记着笔记的服务生,脸上莫名有些可疑得泛红,但并没有进一步的过激行为。

徐景熙有些奇怪,郑轩却懒得在乎。看来实验中的抑制剂还是很有效果的。

郑轩打了个哈欠,随意地问徐景熙,「你不是O吧?」

徐景熙一愣,小声地「嗯」了一声,算是回答。

「不是O就好,」郑轩继续盯着菜单看。

徐景熙不禁身体一僵,但专注着看菜单的郑轩并没有发觉。

过了好一会,徐景熙才开口:「菜,菜已经够了,不要浪费吧?」

「没有,我就看着玩。」郑轩头也不抬地说道。

徐景熙没有再接话。

「请……请慢用。」上菜的不是刚才的服务生,却依旧脸红得可疑。

「谢谢。」郑徐二人都礼貌地回应。

「那,那个……」服务生转向郑轩,「请,请问今晚有空么?我就快下班了……可不可以……」

「压力山大」,郑轩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气味的变化,「能等我吃完再说吗?」

「对……对不起!」服务生道歉地脸红着跑来了。

「哇,这什么情况呀?他也太夸张了吧?」徐景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。

「所以才压力山大呀,啊,你赶紧吃吃完我们要跑路了。」

「霸王餐?」

「放心,有带钱包的啦,就是怕被堵回不了学校。」

「郑轩学长可真受欢迎。」

「压力山大,什么受欢迎,我可不希望,你快点吃吧。」

随后两人风卷残云地进食完毕,郑轩招来老板,付了款,顺便询问有没有后门。

「原来,学长的身手是这么练就的呀?」徐景熙半打趣地说。

「行了,别笑了,快上来!」郑轩伸出手,一把把徐景熙捞了上来。

回到校园,郑轩总算松了口气,暂时摆脱了被围的境地。

看来药物果然还是不够效力,下次苏教授收集数据时,有必要和他提一提,郑轩这样想着。

回到宿舍,由于徐景熙的床铺现在暂时处于混乱状态,郑轩就让他和自己在一个铺里将就一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∠( ᐛ 」∠)_…………啊……写……写不动了……赶脚工程量有点大啊???……在下只想写短篇嘤嘤嘤…………